【來去看看~】為香港再蓋八座島 MAP Office

雙人藝術建築組MAP Office的成員Laurent Gutierrez 與Valerie Portefaix於1996年成軍,現居香港,兩人在紐約現代美術館亮相的「不平均成長:擴張大城的策略都會主義」一展 ,為這座擁擠忙碌、衝突與盲目與日俱增的東方之珠—香港的未來提出了一些獨到且頗具想像空間的可能。

展覽指出,至2030年止,世界的人口總數將上達八十億,到時將有三分之二(多半是貧窮的)的人口居住在城市中,因此,策展團隊試圖在現有分配日益不均的都會環境現況中,「挑戰現有對正式/非正式、由下而上/由上而下的都會發展,且著眼建築師與都市規畫者的角色的可能轉變。」每位受邀的參展團隊需在為期十四週的工作坊中,檢視展新的建築可能,為六座全球性城市提出構想方案:香港、伊斯坦堡、拉哥斯(奈及利亞首都)、孟買、紐約與里約熱內盧。

自1996年起就在香港共同生活創作的兩人,提出了「香港是土地」的計劃,意圖在現有的城市結構(已有260多座島嶼)中增加八座人工島嶼。團隊指出,如果製圖法是種表現的形式,將其自有的脈絡加諸在其地域之上,此計劃試圖呈現「多數都會人口的未來需求,同時也為旅遊觀光業打造獨特的熱點。」以下這些精細的地圖與圖表,將這八座想像的島嶼視覺化,搭配說明文字,夠你好好思考:你是否希望這個建築提案成真呢?

土地之島 The Island of Land

移動式的領域,在陽光下閃耀的空殼

流浮山原址位於天水圍以西,廈村以北的一座小山丘,是傳統的養蠔村莊,在過去幾百年不斷延伸,逐漸縮短深圳跟香港之間的差距。這裡是孩童的玩樂天地,他們將工具當成玩具,將日常活動當成有趣的儀式。當他們把牡蠣殼丟向水中,無形的在玩樂中創造新的土地,也成為香港與中國大陸之間某種暫時性且曖昧的政治回應。


海之島The Island of the Sea

水是生命之源,每個人都應該有權利接觸到它。海之島是個漂浮的村莊,經濟全賴於這片海水。海水取代了陸地,為供給居民所需。這座島嶼的海生文化提供創造經濟與食物生產的另類方式,為永續生存的未來闢開一條可行之路。


自我之島  The Island of Self

外型像超級坦克,漂浮在香港的隱形南方疆界,在這座無人之島非法消費是被允許的。當坦克變形成大樓形式,島嶼便會有無數的水管、電線與排水溝。這裡潮濕又黑暗,成了毒品、冒險與性的滋長溫床。乘客在這裡可以體驗斷裂的時間,享受大海賜予我們的歡樂,放肆的喝吧!


資源之島  The Island of Resources

本島將基本物資集結、分配,具有緊急狀態下的協助與安撫功能。狀似貿易大樓中的辦公環境,幾何的有機結構具有多面向的性質,包括協調內外關係。島嶼的中央是個火山口,藏有並守護著最珍貴的資源。位在維多利亞港口的核心位置,這座漂浮的島嶼提供各種商品與貨物貿易的新形態,構成緊急情況之嶄新全球經濟體。


可能逃脫之島  The Islands of Possible Escape

這座島由上百座岩石山脈島嶼構成,象徵著復原與重建的希望。每座島上擁有人造的自然,動物與人們在這裡自給自足的和諧生活著,有如完美世界的小型縮影。每座小島之間距離遙遠,不會有交會的可能,他們唯一共享的只有頭上的天空。如果你想要逃離焦慮,或對將要到來的事物深感不確定,逃來這裡就對了。


多餘之島  The Island of Surplus

是個不穩定的半島,由各種廢棄物質構成。長年的廢棄物堆積成特殊的文明風景。因這座島嶼的輪廓看起來神似下龍灣,竟還成為維多利亞港口最受歡迎的景點。這裡有豐富的濕氣與塵土,很快的就孕育出多樣的地表與植物,在曾經因汙染造成危機的此地,竟也因此醞釀出新的生態希望。


地方性物種之島 The Island of Endemic Species

捍衛生物多樣性,防衛地方性物種與控管休閒活動是這座島嶼的保護方針。這個人煙罕至之地依據植物與鳥類的遷徙性,提供了打造新型生物環境的機會。這裡的多樣性沒有極限,如果你想體驗與這些有機物種共存,來這裡肯定是個大豐收!


記憶之島  The Island of Memories

島嶼除了建造新的社群,也可以用來保存舊有的回憶,特別是記憶在小島總特別容易滿溢。山脈是最初生成的痕跡,人們常在那裡尋找生命的意義,或對此有精神性的聯想。這座島上收藏著我們的數位資訊,人的一生濃縮在記憶卡中,置放在山頂。我們的回憶的累積,也投射在環境景觀中,這是個集結回憶之島。



  • 本篇文章部分所分享之圖片、影片、文章或資料內容是引用自網路或轉寄分享。其著作權皆屬原作者所有,且儘量能註明出處與原作者,惟有時轉寄多次,可能原作已不復查證,故未及時註明,尚請原諒。如未予註明作者,或原著作者與分享者不同意轉貼,請立即告知,將立刻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