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看看】2016年建築師雜誌學生精神健康問題調查結果

根據2016年建築師雜誌(AJ)年度調查結果,建築系學生對負債、工作量與實務經驗訓練等存在廣泛的恐懼感,該調查同時揭開令人擔憂的壓力相關疾病現象。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這份調查結果。

根據建築師雜誌的年度建築系學生調查結果,建築教育正對下個世代的建築師,產生令人驚訝的精神健康威脅。將近450名英國學生完成這份不記名的深度問卷調查。問卷中首次問及七年建築教育過程對學生所產生的情緒負擔,其結果突顯出數個議題,如不斷提高的負債、習以為常的超時文化,以及擔心課程內容不具實用性。受訪者亦被問及校內的歧視問題,調查結果指向那些鮮少被正式提報的性別與種族歧視議題。

精神健康

Mental health

大約1/4強(26%)的學生受訪者提及,他們曾經因為課程壓力,尋求精神健康問題的醫療協助,或正在接受治療中。同時,超過1/4受訪者(26%)擔心他們可能會在未來尋求精神專業協助。整體而言,超過一半的受訪者(52%)或多或少表達對精神健康的擔憂。

學生的意見透露出建築壓力特質的類似悲慘狀態,其中數個大學部學生提到掉頭髮的徵狀。雖然建築師雜誌無法證明事件真實性,但一個受訪者提及班上兩個同學自殺了。另一個學生寫著:「我覺得情緒疲憊不堪,對自己一點自信也沒有。」其他學生則說:「建築教育充滿著藝術折磨的文化。」

白金漢大學( University of Buckingham)副校長暨精神健康倡議者塞爾頓安(Anthony Seldon)接受建築師雜誌採訪時提到:「英國學生普遍存在精神健康的問題,尤以建築系學生壓力最大、更嚴重。原因之一可能是因為冗長的課程,比一般學生需要更長時間才能畢業。在未來,可能必須根據未來建築教育需求,重新思考課程內容,而不是根據過去建築教育的重點要求。」

大學教職員亦注意到校內建築教育對學生所造成的情緒負擔。金斯頓大學(Kingston University)建築系大學部課程主任史密斯(Timothy Smith)表示,近年來越來越多學生申請「寬減狀態(mitigating circumstances)或延畢」,加上許多學生還必須打工,意味著他們實在承受「很大壓力」。

雪菲爾大學建築學院(Sheffield School of Architecture)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RIBA)第二階段學生Nam Kha Tran說,他認識的學生中有幾個人有精神健康問題,並稱之為「這世代的疾病」。他說:「這個專業缺少強而有力的聲音,大聲疾呼這個問題。似乎也沒有一個具有影響力、真心為建築系學生想的代表倡議者。」

建築師雜誌的調查結果亦與針對各領域學生所進行的一般性研究成果,不謀而合。根據蘇格蘭全國大學生聯盟會(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 in Scotland )近期進行的統計資料顯示,從2011-2012年到2014-2015年,全蘇格蘭學校增加了47%的學生尋求精神健康問題協助。

你曾經因為課程導致壓力或精神健康問題尋求協助嗎?


精神健康慈善機構〈Mind〉的資訊部主任巴克利(Stephen Buckley)提出,大學生不只是承受「各式考試與課程評量的壓力」,還有高額的學生貸款與債務。他提到過去幾年來,該機構不斷收到財務出現危機的學生,尋求協助的電話。

從受訪者性別來看,有更多的女學生尋求精神健康方面的醫療協助。調查顯示,幾乎每三個女學生就有一個(29%)接受精神健康治療,相較於23%的男學生。

現任勞工議題國會議員與前任精神健康影子內閣貝格(Luciana Berger)回應調查結果,她說:「這些數字著實令人擔憂,它說明建築系學生所承受的壓力。」接著認為大學期間可能是學生壓力最大的時光,在脫離家庭與支持網絡時,大學「必須提供不可或缺的協助」。

極少特別針對建築系學生進行精神健康研究。截至目前為止,多倫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ronto)在2013年進行一項相關研究,引發布萊頓大學(University of Brighton)與建築學生聯盟(Architecture Students Network)舉辦一場與這個議題相關的研討會。會議中,這兩個單位共同起草一份建議宣言,試圖提出供大家思考的議題,內容包括避免「熬夜文化」、挑戰「建築業沒日沒夜沒生活可言」的刻板印象。

受到建築師雜誌調查成果的啟發,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主席鄧肯(Jane Duncan)強調,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建築系學生「並非個案」,呼籲他們「尋求協助」。她認為「長時間工作、沈重的工作量、…以及密集的設計討論」都隱藏在「建築教育文化」之中,並接著說:「我擔心學費、高額學生債務,以及許多學生被要求校外免費實習等問題加總後,可能引發或加重精神健康的問題。」

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主席的想法呼應了建築師雜誌受訪者的心聲,許多受訪者認為長時間工作確實會導致精神疾病。訪談結果證明,工作到深夜的文化仍舊是建築學院裡的常見現象。

熬夜

All-nighters

超過九成受訪學生(91%)表示曾經因為學校作業熬夜趕工,且幾乎有1/3的學生(29%)說熬夜是常態。這個狀態在交作業前更嚴重,幾乎一半(46%)的受訪者承認因為沈重的工作量,整夜不睡。其中一位學生說:「每個建築系學生都免不了熬夜,不管你如何懂得管理時間,或多麼認真工作。」

雪菲爾大學建築學院資深教師Satwinder Samra表示,不幸地,業界普遍認為夜晚工作會產生「較佳作品」,熬夜已經成為「建築生產的基礎」。他反對提供學生24小時進出學院的門禁策略,認為這會導致壓力與焦慮,無形中支持免費加班的「模式」。

你曾經熬夜工作嗎?


學生貸款

Student debt

大約有2/5的受訪者認為,畢業時可能會累積30,000-50,000英鎊的債務。就區域而言,倫敦學生的債務最多,58%的倫敦學生說他們的債務將高達40,000英鎊或更多,倫敦以外地區只有39%的受訪者預期這樣高額的債務。其中只有1/10(13%)左右的受訪者認為會欠下70,000英鎊的債務,比去年增加了4%。

除此外,將近2/5(38%)的受訪者回應,他們不期望付清學生貸款,相較下,去年僅有31%受訪者如此認為。其中一位學生說:「我花了九年時間畢業,一輩子也無法還清這筆債務。」

這個月初,高教與研究法案(the Higher Education and Research Bill)在英國下議院二讀通過,將授權高標準教學型大學提高年度學費用,未來超過9,000英鎊的年度費用會讓學生的付債程度破表。

你期望付清學生貸款嗎?


雪菲爾大學建築學院院長史蒂文森(Fionn Stevenson)認為該法案「非常令人擔憂」,預估會造成羅素大學集團(Russell Group)的大學學費上漲。由於英國系統與美國制度化的大學獎學金計畫非常不同,將來在學費上漲之後,到建立足夠慈善計畫協助貧苦學生之前,將會有「五年過渡期」。她說:「關於政府政策部分,建築與其他專業學院應該清楚地讓官方聽到訴求。」

假若你即將畢業,無論是第一階段或第二階段,請問你現在的收入多少?


無償工作與課程價值

Working for free and course value

大約有1/3的學生受訪者(31%)曾經被業界要求無償工作。除此外,許多支領薪水的學生說通常超時工作沒有加班費。Assael建築師事務所John Assael認為業界要求學生無償工作是「不道德的」。他說:「你不會讓律師、實習獸醫或醫生免費幫你做事。這是業界自己製造的醜聞,應該被懲罰。」

除此外,超過1/3的受訪者覺得他們的課程「很糟」或「非常糟」,與所付學費不成對等價值。對 Assael來說,建築教育逐漸變成「中產階級有錢人家小孩的專業」。因為高學費與可預期的無薪實習,使得來自貧群家庭的學生無法負擔選擇建築系的成本,「對有天份的小孩來說是一種歧視。」

比起2015年有高達39%受訪者說他們曾經被要求無薪工作,今年的狀況(31%)是有些許改善。除此外,今年的問卷結果顯示,有較多比率的學生預期薪資會超過20,000英鎊(去年為50%,今年為55%)。

你是否曾被要求無償工作?


專業實習

Practical training

高比率受訪者(61%)認為建築教育時間過長,且沒有讓他們具備進入業界的能力(35%)。關於這點,Assael說:「從知名建築系畢業的學生有能力設計月亮上的城市,卻無法滿足自己母親的室內空間設計。」

更甚的是,將近2/3的受訪者(38%)認為建築訓練中的工程、技術與業務教學呈現「不足」或「嚴重不足」的狀態。伯明翰大學建築學院院長辛格(Kevin Singh)認為,雖然整體狀況有在改進,但這個數字非常「令人擔憂」;加上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要求建築系課程中至少有50%的設計課程,這個標準可能迫使其他課程沒有足夠的時間安排。他說:「以駕照考試為例。關鍵不是取得那一張證書,而是確保你終身是個安全駕駛。建築教育也類似。事實上,這是攸關一群人40-50年的專業生涯,如何在大學內虛擬養成?」

建築教育應該讓你具備進入業界的能力嗎?



業界有教育學生的責任嗎?


歧視

Discrimination

許多女學生提出關於性別歧視的問題,顯示性別主義仍舊普遍存在這個產業,著實令人擔憂。一半女性受訪者說她們曾在某些時候經歷性別歧視,相較下,僅1/10男性受訪者有類似感受。許多女學生覺得助教們經常認為她們比同儕男生「能力差」,且「較敏感」。許多女性受訪者甚至說男同學會在討論過程中,以聲勢壓過她們。

由於本問卷內容並未特別問及學生的種族,所有受訪者中有13%認為他們曾經遭受種族歧視。其中一位受訪者提到:「在地『英國』學生與國際學生之間有非常明顯的派別,這狀況在進行分組活動時特別明顯。」

你曾經遭受到任何形式的歧視嗎?

 


好的一面

Not all doom and gloom

即使如此,建築師雜誌的學生調查還是出現許多樂觀主義者的寶貴意見,包括:今年比去年多出10%的學生得到學校的協助,尋找到工作(2015年為51%,2016年為61%)。針對課程方面,一般比去年的評比高,包括77%受訪者認為他們的助教「很好」或「非常好」;68%認為學校具有多樣性,68%肯定教學品質。除此外,比起去年,越來越多學生(今年為77%,去年為74%)認為在取得資格後,會成為建築師。

畢業後,你預計成為建築師嗎?



你如何評定你的學校?


建築教育的未來

The future of architecture education

建築師雜誌所進行的學生調查結果,確實在下一代建築師的情緒健康方面提出問號。當一定數量的學生因為不良的精神健康尋求治療時,這個結果會不會在未來影響這個專業的創意力與前景?

該調查結果亦針對這些建築教育一線人員提出一系列問題,包括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建築師註冊管理局(ARB)與各大學本身。它們在維護學生精神健康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它們是否讓學生失望?例如伯明翰城市大學(Birmingham City University)建築系學生塔希爾(Maham Tahir)說:「建築課程本身需要非常多的體力與精神,可能是造成學生壓力與焦慮的原因。然而,假若在學生需要的時候提出正確協助,就可以避免狀況變更糟。」毫無疑問的,這些受到困擾的學生希望這份調查成果可以達到警醒的作用。

你覺得建築教育的年限時間如何?


文字:written by 理查·偉特(Richard Waite)與艾拉·布萊伍德(Ella Braidwood)

圖片:photos by Humanosphere, graphs by AJ

原始文章及圖片來源:Originally VIA AJ

翻譯:SHUYI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