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看看】 唐納•賈德 (Donald Judd) 的100個鋁方盒讓辛那提基金會閃閃發光

1986年唐納·賈德(Donald Judd, 1928-1994)將100個鋁盒裝置在德州瑪法市(Marfa)具有軍事歷史價值的地點,他的作品將軍事意象轉換成平和、獨特的環境,為藝術與建築領域憑添一處有趣的地點,研究極限主義的美。在此,閃閃晶亮的材料  超越原本索然無味的刻板形式,以及極限主義的狹隘概念。融合光線與空間的多面向反射效果,創造一種幻覺現象,讓環境與元素都不再無聊與無味。

唐納·賈德選擇位在美國德州地區偏遠的瑪法市,遠離大家熟知的藝術中心,實踐他夢想中的建築與藝術。在1960年代,他的興趣從繪畫與雕塑轉至建築。雖然極力規避「極限主義」一詞,但賈德成為首屈一指,專注在材料與空間的極限主義藝術家。他希望博物館建築與藝術這兩個元素之間,相互關聯,產生加持的效果。1979年,賈德開始在辛那提基金會(Chinati Foundation)的建造與裝置計畫。基地位在瑪法市的舊軍事要塞,占地340英畝。在此,他發展出兩個以立方體組合裝置為概念的計畫,展現他規整的藝術特色,其一是《15個無名水泥物件(15 untitled works in concrete)》(1980-1984),以15個水泥物件呈線形排列,綿延900公尺長;其二是《100個磨砂鋁板物件(100 untitled works in mill aluminum)》(1982-1986),在兩個建築結構體內裝置100個鋁製盒狀物件。前者在猛烈的德州陽光照射下,產生驚人的光與影效果。後者藉由光線、建築與立方體本身,產生多面反射的效果,蠱惑視覺。

賈德的最初計畫是25個物件,之後發展出100個晶亮外表的立方體,排列在兩座舊卡車儲放場內。他將建築體長向的門全部拆除,裝上十字形分割的窗戶。與一般的車庫相比,這兩個擁有新筒狀拱形天花與立面的結構物更具平衡的對比效果。賈德將100個鋁製立體盒子(41 x 51 x 72英吋或1 x 1.3 x 1.8公尺),依照地面的紋路與柱列位置,分排列成三排整齊的長方形棋盤狀。磨砂鋁的顏色與表面是很大關鍵,一開始原型出現一種無法被接受的深色與鈍面,於是被改成較亮且閃光的鋁板。乍看之下,每個盒子似乎一模一樣,但仔細一看,就可以逐漸感受到令人驚訝的正式設計感。為了讓盒子對齊,賈德決定採用基本且規整的操作形式,其作法是以垂直、水平或對角線,將中心到短邊或長邊平分成兩半。除此外,他維持單一或雙重分割,讓板與板之間距離4英吋(100公分)垂直正交與對角交錯。這些被雙面包圍的空間,可能封閉或開放,因此,為多元的光反射創造出個別的結果。

在早晨或黃昏光線照射下,立方體會產生長陰影,出現豐富對比的光面與暗面。中午時分,立方體則在車庫沉靜陰影的壟罩下。從某些角度來看,立方體相互鏡子反射,但因為磨砂面板的原因,使得多數鏡面影像不清晰。特別遠望建築體的立面時,立方體灰色的陰影會呈現神奇的藍綠色調,反映著萬里無雲的藍天與周邊草原。立方體與立方體之間窄小的空間出現令人驚奇的外部空間,如同光隧道一樣。然而,隨著觀賞角度變化,這些隧道會變成暗黑空間。由著水平、垂直與對角分割,賈德讓周邊地區呈現出複雜的倒映效果,如藍天、綠野、灰色地表、屋頂陰影與隔鄰鋁板。除此外,依照建築立面裝置的十字形框架,在線型結構體中加入活潑的律動。當在這冥想的空間裡遊走時,可以感受到光線與反射所產生的高複雜戲碼。當晶亮的鋁版面構築出無數幻影與反射,形成詩畫般的境界時,規整的系統化排列就不再如此地理性死板。日落時,冷銀與暖橘所呈現的壯觀反射,更添加幾分優雅。

文字:written by 湯瑪斯·斯基爾克(Thomas Schielke)
圖片:photos by  Judd Foundation/Licensed by VAGA, New York, NY
原始文章及圖片來源:Originally VIA ARCHDAILY

翻譯:SHUYI WANG


  • 本篇文章部分所分享之圖片、影片、文章或資料內容是引用自網路或轉寄分享。其著作權皆屬原作者所有,且儘量能註明出處與原作者,惟有時轉寄多次,可能原作已不復查證,故未及時註明,尚請原諒。如未予註明作者,或原著作者與分享者不同意轉貼,請立即告知,將立刻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