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看看~】讓滑道取代手扶梯吧 Carsten Höller

 

 

 

 

 

 

 

 

           

 

 

 

 

 

看展兼溜滑梯,卡爾斯登‧和勒(Carsten Höller)(生於1961年)是比利時藝術家。他的創作在過去二十年來的國際藝術圈頻繁曝光。個展包括米蘭Fondazione Prada (2000)、波士頓ICA (2003)、馬賽當代美術館(2004)、美國北亞當斯MASS MoCA (2006)、奧地利Kunsthaus Bregenz (2008)、鹿特丹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 (2010)、柏林Hamburger Bahnhof Museum für Gegenwart (2011)與紐約新美術館(2011)。2006年,和勒獲得泰特美術館的邀請,為The Unilever系列計畫創作了〈試驗場域〉。2005年則代表瑞典參與第51屆威尼斯雙年展。藝術家現居瑞典斯德哥爾摩。

 

〈試驗場域〉如同其名是個實驗性的計畫。和勒利用泰特美術館渦輪廳的高度優勢與眾多的人潮,進行一場滑行的可能效應的測試。如果滑行是日常生活中的例行事項結果會是如何?滑行是否能成為我們實驗與建築生活的一部分?

 

 

Vincent Honoré

你曾宣布「滑道是件具實用主義面向的雕塑作品」。能否解釋一下?

 

Carsten Höller

滑道是一件你可以置身其中的雕塑。但是,若你以為必須要使用才能讓它有意義那可就錯了。從外面觀看也同樣是個有效的經驗,就像觀看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ancusi)的〈無限之柱〉一樣。從建築與實用的角度來看,這個滑道是建築物讓人們通行的方式之一,等同於手扶梯、樓梯和電梯。滑道可以讓人們快速、安全且優雅的到達目的地,建造它們並不貴,也很節省能源。它還可以讓人體驗到一種介於愉悅與瘋狂的情緒狀態。法國作家凱洛伊斯(Roger Caillois)便曾形容那是「在清晰頭腦之外的一種有快感的驚慌」。

 

Vincent Honoré

渦輪廳中的五座滑道很壯觀,不僅是在規模上,也在使用者的效應上。你對觀眾的參與有怎樣的期待?

 

Carsten Höller

滑道讓我們聯想到遊樂場、遊樂園和緊急通道。我想要擴張對滑道的使用: 為何只能有小孩使用,或是在緊急時才能使用。這件作品名為〈試驗場域〉,因為觀眾能試驗不同形狀的滑道的功能,看它們會帶來怎樣的影響。這同樣適用於使用滑道的人與在旁觀看的人。滑下來的人們臉上有種特別的表情,他們受到影響,某種程度上也被改變了。這是很特別的,因為表演者在滑下來時變成觀看者(他們自己內心的觀看者),同時也被一旁的人們觀看。我想要提議滑道的日常使用能夠改變我們,就像其它的商品改變我們那樣。例如,我相信車子的使用改變了我們對時間的認知。我能想像滑道也會有某種作用。你進入滑道之後的心靈狀態,不可能在之後沒有留下半點蹤跡。以這樣的觀點來看,試驗場域所指的不只是渦輪廳,也包括心中的場域。

 

Vincent Honoré

你在1998年起就常以滑道做相關的創作,包括繪畫、模型與裝置一共六件。這次在泰特的作品是最具野心的。規模如何影響作品呢?

 

Carsten Höller

我們認為這件裝置是個大型的實驗,測試滑道在公共場域的使用、感受與作用。它是個利用自願者的研究。由觀眾自己進行實驗,沒有客觀的評斷標準。一切都是個人的經驗。

 

Vincent Honoré

你是指,泰特的裝置可作為都會規模的滑道的一種典型嗎?

 

Carsten Höller

是的。這裡的滑道有五層樓高,但其實這以城市的規模來看是縮小版的。這裡有五座滑道,但在倫敦與其他城市可以有更多。這是為什麼我們的展覽圖錄中有兩份建築性的研究。其一探討滑道做為可能的建築元素,讓牆面和外在的鋼架由滑道組成。另一份則是評估在倫敦的滑道使用可能。

 

Vincent Honoré

你的作品常改變美術館的環境,也邀請觀眾以不尋常的方式參與。你怎麼思考藝術空間,更精確的說,怎麼思考美術館?

 

Carsten Höller

我認為美術館的作用之一是做為實驗的空間,測試各種想法與概念,以在美術館之外的更大空間實踐。

 

Vincent Honoré

燈光在你的計畫中常是很重要的元素。在這裡它的作用為何?

 

Carsten Höller

我將滑道的影子投影在對面的牆上,彷彿我們能看見城市中的滑道,展現了它可能的樣貌。如果天氣很晴朗,牆上就沒有滑道的影子。但若是陰天,它就會浮現。

 

Vincent Honoré

滑道有兩種運輸的意涵:身體性和情緒性的。你常邀請觀眾和你的作品互動,像是1996年的飛行機器、2005年的旋轉木馬鏡子,甚至是吸入藥粉等等。

 

Carsten Höller

這些作品,包括滑道,都是探索性的雕塑。它們能提供獨特的內在體驗,能夠以此來探索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