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看看~】圓弧空間:艾比克山莊 ,亞瑟·艾力克森動人的現代主義寶藏

這棟位於西溫哥華的住宅,呈直角層層漸下倚坡而建。起居空間在中間一層,臥室各別位於上下層。在底層的臥室與在地面上的客房對望。一個宛如明鏡的池塘,讓可內利亞·阿勃蘭德(Cornelia Oberlander)所設計的景觀更臻完美。

開車上山,前往西溫哥華殖民時期命名的 英國房地產區,我們開著拖板貨車 載運一棵連根拔起的樅樹,穿越小徑, 前往山下的城市。 這不是一個快樂的景象 ,但是很快的我們的精神為之一振。

這一趟前往亞瑟·艾力克森(Arthur Erickson )所設計的艾比克山莊(Eppich House), 是 由他及他長期合作夥伴尼克·米耳克維奇(Nick Milkovich)所共同創造的住宅經典之作, 既是一個時間膠囊,也是一個設計指標。這個建案是一個現代經典之作,為一個鋼鐵商及其家人所建,但是它比較不是直線關係, 像是 (路德維希·)密斯·凡德羅(Mies van der Rohe)的范斯沃斯別墅(Farnsworth House)。它的曲線線條,還有對於場景的呼應, 是更法蘭克·洛伊·萊特(Frank Lloyd Wright)而不是密斯(Mies)風格–相當於70年代晚期,花了10年的時間所完成的落水山莊(Fallingwater)。山莊主人雨果·艾比克(Hugo Eppich) 也擔任總承包商。

這個房子裡面的每一樣物品,包含弧形的 鋼製家具, 都是艾力克森(Ericson )跟他的夥伴 法蘭西斯克· 克力佩可(Francisco Kripacz)為之專屬設計,由艾比克的艾伯可企業(Ebco Industries)所承製。艾力克森(Ericson)生前曾說,”鋼鐵跟混凝土在本質上不同,這種材料像塑膠一樣具可塑性。 我選用工字樑(I Beam)做彎曲加工來突顯其可塑性。” 但是最重要的是,這個建築是一個把外界要素帶進來的一個載具。鍍鉻的閃亮鋼鐵柱子,大面積的玻璃和水反射和折射周遭的綠意,創造了一個半透明的,舒適的私人家居空間。

米耳克維奇(Milkovich)帶著真性情回應入口的樅樹林被喜愛景觀的鄰居砍除一事。他說,”屠夫!看他們做的好事! “撇開砍樹不談, 這個地方和這個山莊保持得很漂亮,被艾比克維護得很好,跟做高級轎車的保養一樣。 這個場地有許許多多的山坡需要設計, 相較於暴發戶的房子,艾比克1.3英畝(5260.84平方公尺)地坪中6000平方英尺(557.41824平方公尺)的建坪顯得適中。

杖朝之年的艾比克說,”我們幾年前買了一棟公寓,想說這是一個很實際的生活安排。 但是我太太和我就是沒辦法離開這個地方, 這地方太漂亮了。”這也是被房子邊緣潺潺小溪所吸引而來訪的老鷹,浣熊,和熊的家, 還有由蔻爾內利亞·歐伯蓮德(Cornelia Oberlander)所設計的景觀,以及蓮花池所吸引來的眾多野禽。它的建築美跟大自然的美相媲美卻不是競爭,由於對大地的直覺認知, 得以擁抱跟表現這份美。米耳克維奇 跟艾力克森工作了40年, 數年前在這個 山莊的下方設計了新的客房,他說,”亞瑟 (·艾力克森)花了很多的時間做規劃。”

玻璃觀景跟周遭的森林風景把戶內跟戶外的景色融為一體

米耳克維奇記得艾力克森在1979年初次來訪這個地點。他在周圍走了一個小時,然後畫下草稿,從大地流瀉下來的圓弧形的水平線,像一道凍結的瀑布一樣。艾比克的太太布里吉特(Brigitte)跟建築師會談,表達了一個願望,甚至”我在燙衣服的時候還能夠看見小朋友在玩。”這個務實的要求促成了一個動人的玻璃景觀。它把視線集中在中央高台跟水池區域。米耳克維奇談論到出身南斯拉夫的艾比克,”由於是來自歐洲,他不想要一所木頭房子, 而是要一棟堅固耐久的房子。”

為了讓房子跟環境融為一體,艾力克森採用客製化的重酸鉻不鏽鋼反光表面,遠觀像木頭,近看像石頭。內部特色是鐵杉天花板的中性色系,喚起林冠的感覺,以及泥土石版質灰巖,都成為自然投影的螢幕。這種裡/外的效果很神奇。

在入口鋼鐵遮棚走上一遭,就可以看得出這個對著森林蓊鬱的地點,池塘,還有遠方的布勒内灣美麗景色開放的客餐廳是有多麼的”大”了。在東邊的弧形玻璃磚隔墻延伸到上方的主臥室,提供了光線和蒼翠的倒影,還有隱私。不管你往哪邊看,周遭的樹和水的景觀把內部和外部都融為一體。有時候,在起居空間裡橢圓形鋼鐵框架上的天竺葵花盆,可能變成一面鏡子,或變成到另外一個次元的入口,看起來好像就在戶外。

家庭娛樂室面對無邊際游泳池,進一步模糊了邊界。在這個房子裡四處走動,就是在體驗形狀不斷改變的建築舞步,在體驗不斷變化被框架的周遭環境。艾力克森總是談論這房子裡光線的重要性。他利用水跟反光的鍍鉻鋼柱,把陽光帶到地面。他說,”這兩者直接反映天空。”甚至在灰濛濛的冬季,當所有的表面都是灰暗的, “天空還是亮的。”

艾比克最喜歡這個山莊的景觀,就是從南邊的地面往上看他的房子,以及池塘上的倒影。在那邊花那麼多的時間,以至於他最後請米耳克維奇蓋一所客居別館,以及一個景觀台。這個建築師說,由於一個沒有框架的玻璃陽台得以銷融在森林之中,這個客居別館跟弧形片狀的入口,以及原本建築的游泳池遮棚連成一氣。黃昏的時候,仰角的景觀, 呈現了燈籠屋的神奇雙景觀,既照耀了也企圖超越英屬哥倫比亞的美景。

起居空間的座椅,茶几,還有壁爐, 都與這個房子的形狀一致。 每一層樓 都以半穹頂的”溫室”空間作為盡頭,而玻璃 磚保障了隱私。

 

艾力克森的同事尼克米克維奇為花園的南端設計了客房。它的景觀上看山莊主體, 以及池塘上的倒影。在山莊主建築, 一個小型無邊界游泳池從中間樓層延伸開來, 融入周遭的景觀。

燈具,設備以及鋼製弧形家具由艾力克森和他的夥伴法蘭西斯克·克力佩可共同客製設計,委託人公司所製作,而鐵杉天花板增添了自然的質感。

家具及配件由艾比克的艾伯可企業承製。

 


  • 本篇文章部分所分享之圖片、影片、文章或資料內容是引用自網路或轉寄分享。其著作權皆屬原作者所有,且儘量能註明出處與原作者,惟有時轉寄多次,可能原作已不復查證,故未及時註明,尚請原諒。如未予註明作者,或原著作者與分享者不同意轉貼,請立即告知,將立刻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