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看看~】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人,很多時候都在"成為自己"與"人際關係"中拉扯;除了從平面的視野看到彼此對錯,不妨往內看往自己與自己的關係,也往外看到自己與大我世界宇宙的關係,然後我們會更清楚,我(們)在哪裡?!我(們)想到哪裡?!

心理大師–榮格(Carl Gustav Jung)的研究便能提供這不同視野的參照,但畢竟榮格本尊應該是傾向榮格人格特質中的內傾思考,也就是外傾情感是他的陰影,代表他與人互動丶表達情感的能力"很有進步空間"。於是他的研究學說並不容易理解,但透過日本榮格分析師大師–河合隼雄融合日本諮商經驗,以非常有溫度且包容的氣度呈現出榮格心理學的珍貴,非常推薦大家悅讀~





若僅以父權意識的框架來看,源氏物語可能只淪為滿足男性遐想的情色小說。但轉換到母權意識的寬闊視野下,河合隼雄引領我們清晰目睹,千年前日本皇室女官紫式部透過小說中各種女性角色,拼接整合出的個人曼陀羅–「成為自己」的故事,但令人震撼驚艷的是,這部小說即便流轉千年,仍是女性覺醒溫柔又堅定的力量!

母權社會是怎樣的概念呢?以書中提到的「聖娼」為例;在人類最早的文化之一蘇美文化是讚頌大女神伊南娜的母權社會。要成為女人之前,要和女神同一化;女兒穿著女神衣裳與造訪神殿的陌生男性,體驗超越個人愛戀的男女結合。男性在母權社會是無名,沒有特定角色的。相反地,父權社會中男人主導一切,女性邊源化成為沒有地位的存在。



到底父權或母權哪一種社會更合適人類發展?父權意識以機械化、政治化、軍事化等強勢力量呈現,所謂成功者獨佔鰲頭,但這類成功多是建立在更多人事物環境的犧牲上!在父權社會中,即便是主導者,男性更要面對無可脫逃的「堅強男性」期許,尤其事業飛黃騰達的要求。相反地,母權意識首要注重的是全體的生存,強調提升向心力!但即便在母權社會中位居中心的女性,也很難主張自己的個體性!

現在的社會是父權丶母權或混合型社會?其實並不易清楚切割,例如作者提到現代日本是表面父權,但以母權意識存在的社會,相較於完全以父權意識呈現父權社會的美國是全然不同的!

父權社會的特色之一是,男性多半以社經地位來代表自己,而女性則多以關係中角色身分來看待自己。例如我們經常聽到某位女性介紹自己是某太太或是某某媽媽,卻少有男性以此自我介紹。所以在父權意識下呈現的浪漫愛情故事,裡面的刻板英雄都是男性,而如「人偶」般柔弱美麗的女主角只能等待被救援呵護!也許正如作者的分析,紫式部一開始以光源氏為中心,安排許多不同類型的女性,分別以妻子、母親、女兒、娼婦的角色,在與光源氏關係(父權意識)中呈現自己,但即便到後來,原本對於男女關係傲慢空洞,只以下體行動的光源氏展現出人性與個性後,似乎還是沒有任一女性角色能展現出(甚至經歷過這四階段的紫之上)紫式部想成為的女人(自己)!直到浮舟這個沒有父親照顧成長丶談不上特別的女子出現⋯


現今社會上有許多事業有成的女性,但其中許多正是「父親的女兒」,這是父權意識下承接並呈現"刻板父親"期許,卻忽略自身女性個體的女人們。

浮舟沒有成為「父親的女兒」,但卻是父權社會下被動丶無主見的典型女性。在受到宮庭高帥富且已婚兩位公子–薰與匂宮的柔情與熱情追求下,陷入動彈不得的情境,但因社會的框架和浮舟自身的消極被動,將自己逼向死路,跳河自盡…

浮舟沒死!救起她的人家把她看成過世女兒的替代,但死而後生的浮舟已看清並跨越父權意識下的羅網,不僅不想成為替代的女兒,或他人娼婦,甚至他人妻子和母親,於是遁入空門。

這並非消極處世之道,紫式部呈現出女性個體化過程的嚴峻挑戰,尤其在相對父權社會中,必須看清放下可能捆綁女性不得動彈的父權意識,才能"死而後生",至於是否遁入空門,當然在現今社會還有其他許多選擇⋯

現代社會在不同的切面下,可以看到父權或母權意識的呈現,但總著來說,父權意識為習慣多數,但過度之下卻產生衝突暴力,於是重視群體和諧的母權意識也在各處醖釀成長!

那到底個體化的女人和男人該如何或會如何呈現自己呢?我不知道,只有你最清楚也最有權利義務去發展「你自己的故事」!

不過我們都可以參考河合隼雄的觀點,也是我非常認同的;不論是男性或女性,我們要學習同時以男性之眼看清分明結構,同時也以女性之眼看見全體聯繫!才能在各自成長下,享有連結群體的美好~

推薦書籍📚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作者📚河合隼雄


  • 本篇文章部分所分享之圖片、影片、文章或資料內容是引用自網路或轉寄分享。其著作權皆屬原作者所有,且儘量能註明出處與原作者,惟有時轉寄多次,可能原作已不復查證,故未及時註明,尚請原諒。如未予註明作者,或原著作者與分享者不同意轉貼,請立即告知,將立刻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