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看看~】法蘭克・洛伊・萊特的索羅門古根漢美術館:精湛的紐約建築歷史

法蘭克・洛伊・萊特的索羅門古根漢美術館:精湛的紐約建築歷史 

在古根漢美術籌備其六十週年之際,我們來了解這座紐約標誌性的建築。 

Amy Plitt 2019年10月7日 

  法蘭克・洛伊・萊特、希拉・瑞貝以及索羅門古根漢正看著建築模型。索羅門古根漢美術館文獻庫館藏。紐約,紐約 

 

1943年,法蘭克・洛伊・萊特接到一份邀請,而這正是蓋了一座他最著名的建築之一:索羅門古根漢美術館,該美術館至今仍是萊特在五個行政區中,唯一的公共建築。儘管建築評論大師保羅・高柏格(Paul Goldburger)曾說古根漢美術館「完全是在錯誤的地方蓋了錯誤的建築」,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古根漢美術館在1959年首次亮相時,令眾人驚艷,且顛覆了大家對美術館的想法以及應有外觀樣子。(從很多方面來說,至此之後也沒有任何美術館能與之匹敵)。 

慈善家索羅門・古根漢他的藝術顧問及藝術家希拉・瑞貝(同時也是美術館的第一任館長)以建築師的聲譽來挑選建築師人選。萊特在他的建築師生涯的後期作品-橡樹園的聯合教堂以及賓州熊奔山區(Bear Run)的落水山莊都是他著名的建築作品。而美術館聯合創始人們只提出一項要求:「美術館不得與世界上任何一棟建築相似」。 

萊特不僅達到了要求,甚至還做到更多。

1959年古根漢博物館建造時,富蘭克洛伊萊站在博物館的陽台上。William H. Short拍攝/古根漢美術館文獻庫館藏 

 

萊特接到這份工作到美術館開幕的十六年間,經歷很長一段混亂時期,從紐約市晦澀難懂的建築法規到古根漢過世,所有事情都打亂了計劃。萊特在19594月,也就是距離美術館首次亮相前的六個月離開人世。 

那麼美術館又是如何完成建造的呢?這個故事太長,無法在此完整敘述有非常多的書籍都有提到這個故事。萊特可能最不希望這個美術館是蓋在紐約市眾所皆知,萊特並不喜歡這個城市;在1949年寫給朋友也是合作人亞瑟・霍爾頓的一封信中,他提到,「我認為世界上還有其他地方比紐約更適合蓋這座美術館,但我覺得我們應該要試試看紐約這個城市」。 

正如古根漢美術館內介紹所提到的,美術館最後選定的位置在第五大道上,8889街之間,也因為旁邊緊鄰中央公園,這個地方對萊特來說是件好事 

根據美術資料 

美術館靠近中央公園是一個關鍵;當一個人來到紐約想要接近大自然時,中央公園提供了一個地方讓人們可以遠離城市的喧囂和擁擠。大自然不僅能讓美術館從紐約的喧囂中得到喘息,也能從中得到靈感。而古根漢美術館正是萊特嘗試將有機形體融入建築的體現。 

在萊特許多著名的建築作品中,我們都可以看到他對於自然以及有機形體迷,比如落水山莊。落水山莊之所以命名為是因為該建築就坐落在瀑布上方(瀑布是這個建築的特色,而山莊使用的建材是波茨維爾砂岩 

儘管古根漢美術館並不是有機建築與自然結合最明顯的例子-因為無法從美術館內到中央公園,我們仍舊可以視該建築具有相同的風格光線從頂部大型天窗照亮整個空間同時圓形的設計靈感也是來自於大自然,而採用一般的建築外型。(萊特曾表示美術的南側美術館方向看去,獨特的設計附近的都會美術館看起來像異教徒的空屋)。 

位於馬里蘭州的戈登・斯特朗汽車總部草圖,該建築從未實現。法蘭克・洛伊・萊特基金會文獻資料(現代藝術博物館/艾莉建築與藝術圖書館,哥倫比亞大學,紐約) 

 

萊特甚至將他早期的概念設計運用在這棟建築上。戈登・斯特朗汽車總部就是萊特在1920年所設計的景點,而該建築與古根漢美術館極為相似遊客可以乘車到甜麵包山上,然後沿著螺旋形路徑往下走聽起來好像不是很吸引遊客,最後萊特偷用這個概念,並將建築物上下顛倒,然後運用在古根漢美術館建築上。 

 

有人說,古根漢美術館的外觀像是鸚鵡螺的貝殼,也有人說像是水泥的絲帶,或是一個顛倒的金字塔,不管你覺得像是什麼,經過幾次構思的更改以及手繪200草圖,美術館最後的設計成為曼哈頓的特殊建築如同萊特學者威廉阿林斯托勒,在法蘭克・洛伊・萊特建築作品全集書中所談到,「克服紐約市建築法規的限制要比設計或建造花費更多的時間」。紐約市地標保護委員會在1990年報告中提到古根漢美術館: 

由於該計畫的特殊性,施工計劃在1952年首次提交給市政當局,設計團隊收到了違反32項建築法規的通知。當違反項目下降到約15項 時,施工計畫就進一步提交給紐約市標準上訴局(Board of Standards and Appeals)(以下簡稱為BSA)取得特殊許可。經過曠日費時的設計修改,標準上訴局同意建造該美術館,並在1956年,由紐約市住房和建築部門頒發施工許可。 

 

從最初提交計畫到批准施工許可,這中間歷經四年之久,聽起來耗費很長一段時間,對吧?該工程不僅面臨財政問題,同時再加上索羅門古根漢(Solomon R. Guggenheim)過世,新任的美術館領導層並不熱衷於萊特的創新設計。所以儘管所有事物都準備就緒,工程最終才1965動工。 

1956年-1959古根漢美術館施工期間William H. Short ©索羅門古根漢美術文獻庫館藏,紐約 

 

儘管紐約市批准了古根漢美術館的建築許可,那些會因美術館帶來的影響的藝術家都非常反對該建築1965年,包含弗朗茨克萊恩威廉・德・庫寧在內的21位藝術家,聯合寫信給古根漢基金會,針對萊特設計的外觀提出質疑同時也指出螺旋狀的建築「並不適合展示能引起共鳴的繪畫及雕塑作品」。(他們同樣也對建築物本身感到憤怒,因為他們擔心建築物本身的光芒會掩蓋過藝術作品。他們是對的!) 

根據1959年紐約時報的文章,萊特以他典型的風格回應了此事 

我非常明白習慣所帶來的問題,它會充斥了你的心靈,並限制你了解藝術之母的本質-那就是建築。 

 

接下來好幾年的時間,美術館的工程持續進行,且在施工期間,有長達五年的時間萊特住在紐約廣場飯店的套房中,但可惜的是,他還沒來得及看見美術館完工就離世了。1959年,萊特在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接受手術治療後去世,享年89歲。

古根漢博物館於1959年10月向公眾開放的前一天。哈里・哈里斯(Harry Harris)/美聯社 

 

古根漢美術館在萊特過世後的六個月開幕,美術館引起許多人的讚譽,同時當時的美國總統艾森Dwight D. Eisenhower也稱美術館是自由社會的象徵,我們歡迎所有具有創意靈魂的帶來新思維」-和憤怒。評論家Lewis Mumford,同時也是萊特的好友曾在1959紐約客的建築評論中表示古根漢美術館是「萊特最大頑皮的失敗」。 

儘管美術館面臨許多挑戰,還有一開始結構爭議,古根漢美術館仍成為紐約市最受歡迎的美術館之一,每年吸引超過上百萬遊客造訪可以肯定的是,很多遊客是為了這棟建築前往,而非其中的藝術作品。毫無疑問,這正是萊特想要的 

 

文章來源:法蘭克・洛伊・萊特的索羅門古根漢美術館:精湛的紐約建築歷史


  • 本篇文章部分所分享之圖片、影片、文章或資料內容是引用自網路或轉寄分享。其著作權皆屬原作者所有,且儘量能註明出處與原作者,惟有時轉寄多次,可能原作已不復查證,故未及時註明,尚請原諒。如未予註明作者,或原著作者與分享者不同意轉貼,請立即告知,將立刻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