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看看~】藝術家以獨特抽象風格繪出現代風景畫 (13幅畫)

藝術家以獨特抽象風格繪出現代風景畫 13幅畫) 

文/Justinas KeturkaJames Caunt 

來自英國多塞特郡的傑森・安德森(Jason Anderson)開始他的藝術生涯是從修復藝術作品開始,他曾是約克、格洛斯特及威爾斯等大教堂的彩色玻璃修復項目的學徒,而這些著名的古老大教堂擁有世界上最複雜及最精美的彩色玻璃,因此傑森的畫作,從其萬花筒的顏色和形狀中汲取靈感也就不足為奇了。 

 

傑森告訴美國知名藝術網站Bored Panda「我在16歲的時候就離開學校,並開始了彩繪玻璃藝術家的生涯,我為著名(彩色玻璃)藝術家Roy Coomber工作五年,這些修復工作迫使我接觸許多不同的風格,而設計工作教會我如何運用非常明確的玻璃板(如顏色)組成一個主題。這烙印讓我在看待事物方面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同時在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解釋我今日的繪畫風格。 

 起初進入彩色玻璃領域是非常簡單的因為彩色玻璃工作室就在我家附近的轉角所以當我的臨時工作是技術插畫的一部分時,這對我來說簡直不費吹灰之力。但是,我很快地愛上這份工作以及環境,並且很享受在那邊工作的時間。當光線穿透過教堂一整排的水彩玻璃,而玻璃上正是我的水彩設計,這簡直就是一種榮幸。 

 

「我很快地開始用調色刀繪畫,因為我很愛調色刀畫出的紋理和形狀。我(與印象派畫家一起)發現如果顏色及色調是正確的,則形式就並不是那麼重要-大腦會填補之間的差異。」 

「這能創造兩種不同的感受 從遠處看,是一個風景-但近距離看,則是看到許多形狀及顏色。」 

「用調色刀還能讓我畫出大膽的直線,賦予每個結構強度和衝擊力-尤其是當它們融合進光滑的背景。凸起的紋理能欺騙大腦進而將這些區域更拉近距離去思考-這增加了深度以及視角-林布蘭的學生賽謬爾・凡・胡格斯特拉登將這個技術稱之為『感知』 

「我通常一開始會使用黑色及白色(鋼)描繪草圖,這讓我能看見整體構圖強度是否夠強,並防止我過度專注在細節。然後我就會用大筆刷勾勒出這幅畫,並開始在背景中添加大面積的色彩。 

之後我用調色刀開始建構主題,當我開始作畫時,我並不會有要使用哪種顏色的想法,我就是不停地增加顏色直到整體作品看起來平衡且『飽滿』為止 

 

「你可以想像所有東西反射光譜上的七彩顏色-甚至是『黑色』,它都可以讓我遠離現實,並像是稜鏡一樣地描繪所有的東西-這使我的作品看起來有折射/像素化的感覺。」 

 

「多塞特郡的海岸線一直是我靈感的來源,我經常把我的素描本帶到海邊,看看有什麼吸引我,我常想描繪一些元素,特別是水,因為我非常著迷於反射,同時也想要在畫中增加人的元素,通常是在地平線上畫出一艘小船或天際線那樣,因為這會增加畫的戲劇性,並讓看畫者看到了他們喜歡的東西,這可以讓觀畫者有更加愉悅的經驗。 

「因為有了這樣的想法⋯⋯我絕對可以將我的繪畫稱之為風景畫。」 

 

你有什麼想法呢?您可以想像在客廳中掛了一幅傑森・安德森溫暖多彩的作品嗎?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前往傑森的官網查看更多詳細資訊,並在以下留言告訴我們您的想法吧!

 

文章來源:藝術家以獨特抽象風格繪出現代風景畫 (13幅畫)


  • 本篇文章部分所分享之圖片、影片、文章或資料內容是引用自網路或轉寄分享。其著作權皆屬原作者所有,且儘量能註明出處與原作者,惟有時轉寄多次,可能原作已不復查證,故未及時註明,尚請原諒。如未予註明作者,或原著作者與分享者不同意轉貼,請立即告知,將立刻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