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看看~】新的VOLA電影探討丹麥建築師約恩・烏松(Jørn Utzon)的作品

 

從澳洲的象徵人物到丹麥英雄 

我們可以從丹麥人身上學到很多東西。丹麥品牌VOLA以北歐簡約、永續和人性化的設計原則感到自豪,其使命是將這些理念傳達給全世界。在VOLA系列電影中,最新的一部是探索丹麥設計師及建築師約恩・烏松Jørn Utzon)的作品,打造雪梨歌劇院獨特雕塑的設計師。 

「建築師必須同時具有想像與創造,這種能力,有時稱為幻想,有時稱為夢想。」 

約恩烏松,烏松中心 

 

對於VOLA而言,烏松的魅力在於建築師具有能力將藝術影響力和文化經驗與簡約和合理的設計做結合。VOLA追隨他為例,從阿諾傑克森(Arne Jacobsen)的原始形式開始的往後五十年設計融合一起,同時承載著丹麥價值觀並且持續追求每種產品簡約性。 

雪梨歌劇院1957年舉辦設計比賽烏松當時只是個來自丹麥希勒貝克沒多少名氣的年輕設計師。他當時提交宏偉、有機建築和雕塑形式的設計圖是有風險的,然而這樣的設計卻讓他贏得了比賽。該建築已成為雪梨的標誌性建築,成為丹麥設計的國際標誌,烏松現在已享譽全球。 

1956年,烏松的比賽設計圖。攝影:State Archives NSW-烏松檔案 

雪梨歌劇院的概念圖-烏松檔案 

雪梨歌劇院模型-烏松檔案 

雪梨歌劇院外牆的樣板磁磚-烏松檔案 

外部牆面由肋形混凝土製成,接著磁磚覆蓋上,並浮在階梯平台上,這是烏松結合經驗的最佳體現。他對全世界的自然形態、文化感到非常有興趣,他毫不妥協的方法建築工程推向了極限,並且他將人文和諧的丹麥價值與建築完全展現在雪梨歌劇院建築中。 

墨西哥猶加敦州的神廟,油約恩・烏松拍攝。烏松檔案 

雪梨歌劇院模型-烏松檔案

儘管功能和地點完全不一樣,他的每個建築都與自然密不可分。雪梨歌劇院的建築是以鳥的翅膀、貝殼、胡桃木以及棕梠樹為雛形-用這些隱喻,來創造與人類相關的有意義空間的寓意。在電影中,安德森表示:「他說他的工作室可以看到森林、海灘以及雲層,當他看著大自然時,就看到複雜性和美,但同時也看到了合理性將其融入到設計的建築中。」 

 當他看著大自然時,就會看到複雜性和美,但同時也看到了理性,並將其融入到設計的建築中。」 

烏松中心的創意總監Lasse Andersson

約恩烏松拍攝的洞穴-烏松檔案 

電影是Lasse Andersson出品,這位充滿熱情的是奧爾堡烏松中心的創意總監,VOLA的電影以烏松的作品為例來講述他的哲學。從雪梨歌劇院史詩般的美學,VOLA接著會探討位於馬略卡島的Can Lis,這是烏松為他的妻子Lis所設計的私人建築。接下來是少見的英國Ahm House建築是為Povl Ahm所設計的他是烏松在雪梨歌劇院工程所認識的結構工程師。
 

烏松對戶外的好奇心帶領他去探索世界各地的歷史建築和建造方法-他參觀了祕魯印加建築和中國寶塔,並將這些想法融入到作品中。雪梨歌劇院就是參考墨西哥尤卡坦州的平台神廟,而當時他是和家人一起去旅行;在Can Lis也可以看到同樣的設計。安德森表示:「當你進入到這個地方時,就會覺得自己進到古老的廢墟中,但同時又具有現代感。」 

由攝影師佩德羅・佩格納特所拍攝的Can Lis 

就像雪梨歌劇院看起來就像是海雕刻出來的一樣,Can Lis看起來就好像是從懸崖峭壁上切下來一樣。在Can Lis,烏松希望馬略卡島上「家庭生活」的房子能夠「表現出在荒野邊緣的人」。 

由攝影師佩德羅・佩格納特所拍攝的Can Lis 

「當你進入到這個地方時,就會覺得自己進到古老的廢墟中,但同時又具有現代感。」 

烏松中心創意總監-Lasse Andersson 

Still from film. Can Lis Footage by Tapio Snellman 來自電影。Tapio Snellman 拍攝的Can Lis片段 

Still from film. Can Lis Footage by Tapio Snellman來自電影。Tapio Snellman 拍攝的Can Lis片段 

另一個與其背景密不可分的是位於白金漢郡的艾姆(Ahm房子,最近由建築師Coppin Dockray對其進行翻修,該建築被視為是20世紀最早的現代建築之一。儘管烏松借鏡了雪梨歌劇院的材料用色,並採用了裸露的混凝土結構,開放的採光空間和貝殼形的地磚暖色調的木鑲板和當地的磚塊,將房屋與當地環境結合在一起。從地板到天花板的玻璃窗,都能看到外面自然景觀的全貌。 

烏松清晰的哲學表現出建築的獨特經驗及建築與時間、自然及周遭環境之間的關係是毫不妥協的。在當時,烏松在便利朗角的海側邊建立60公尺的貝殼屋頂似乎有些古怪,但是這種方法創造了建築新標準和可能性,而我們也能從中吸取經驗。安德森表示:「他不會讓自己的視野被實際的事物所限制,這也就是為什麼現今全世界只有烏松5%的作品而已。」 

James O. Davies拍攝的Ahm 建築  

「如果要在我們創造的空間與其進行的活動之間取得平衡,對所有建築幸福感的渴望是很重要的。這是非常簡單且合理的。」 

烏松中心,約恩烏松 

James O. Davies 拍攝的Ahm建築 

烏松在其永恆的建築作品中所傳達的價值觀,給人類的體驗帶來無限積極的影響-VOLA致力尋找一種長壽、持及簡約的價值。幸福安康是烏松建築的終極目標。烏松:如果要在我們創造的空間與其進行的活動之間取得平衡,對所有建築幸福感的渴望是很重要的。這是非常簡單且合理的。 

 

文章來源:新的VOLA電影探討丹麥建築師約恩・烏松(Jørn Utzon)的作品 


  • 本篇文章部分所分享之圖片、影片、文章或資料內容是引用自網路或轉寄分享。其著作權皆屬原作者所有,且儘量能註明出處與原作者,惟有時轉寄多次,可能原作已不復查證,故未及時註明,尚請原諒。如未予註明作者,或原著作者與分享者不同意轉貼,請立即告知,將立刻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