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看看~】最好的想法通常都是最簡單的 Peter Judson

得‧賈德森(Peter Judson)是位年輕的設計師與版畫師,他的作品色彩鮮明線條簡單,卻能構成繁複的視覺壓力。以下摘錄的的問答,不難看出他單純依賴直覺反應下尖銳的風格(遇到句點王,採訪者的壓力我們感受到了)。

什麼時後開始對設計與插畫感興趣?

微笑薯餅,就是那種有微笑表情的薯餅。當時我想著,這是屬於我的。最好的想法通常都是最簡單的,我想 Heston Blumenthal (英國名廚)太過認真了。

對於創作你最早的記憶是如何?

小時候我做了一個比利(著名足球員)的假人,在對上烏拉圭的那場比賽得分了。如果這不是藝術,那我認了。

你的插畫風格像是受到 RETRO 電玩的影響,是嗎?還有什麼啟發了你的插畫和設計風格?

坦白說我很開心人們一直在我的創作中尋找類似的影子,所以我決定讓他們繼續猜下去。有人曾說我的作品像是仿造李奇登斯坦晚期作品的劣質品,我覺得這形容真棒。還有人說我的作品像是 Nickelodeon 的卡通人物 Doug。

你也是個版畫師,你是否重視保存較傳統的技法? 以現在版畫的受歡迎程度來看,你是否覺得我們懷念數位出現之前的時代?

我不覺得在這樣的脈絡中可以適當的回答這兩個問題。訪問可以條列式進行嗎?我可能會錯失某些東西然後悔恨不已,所以我會說,我創作版畫的主要原因有兩個,首先,我發現絹印版畫能把原本無趣的作品變成有形且可觸摸的媒材,另一個則是我對工匠與過程誠懇的感念。不只是對版畫,最近我在泰特看到的 Richard Deacon 展覽也是我這幾年以來見過最美的一個。

你為何對字形與字母如此熱愛?

我熱愛語言,字形可以用很美的方式呈現,字母則純粹因為它們有種簡單的美。

目前為止最喜歡的一個計劃?

老實說我不確定,我做過太多很喜歡的計劃,但結束後我就不怎麼回顧它們。我想我最享受的就是當下正在做的。

你的創作過程為何?

大致上是閱讀、再閱讀,直到它深植在我的記憶中,直到它變成無時無刻出現在我腦中的某個東西。當這刻來臨,你開始做出決定,架構出那些日常生活中累積的概念。這真的是發現的喜悅,是許多「耶!這可能有用!」的時刻。我目前為止只有過一次這樣的經驗,但我會堅持下去直到時間對了,等待是值得的,我只能這麼說。

有沒有喜歡的插畫家或設計工作室?

哇嗚!我差點講出來,但我想他們又會被認為是啟發我的對象,所以我要讓你猜囉。

文章轉自草字頭 


  • 本篇文章部分所分享之圖片、影片、文章或資料內容是引用自網路或轉寄分享。其著作權皆屬原作者所有,且儘量能註明出處與原作者,惟有時轉寄多次,可能原作已不復查證,故未及時註明,尚請原諒。如未予註明作者,或原著作者與分享者不同意轉貼,請立即告知,將立刻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