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看看~】1907 – 1915 革命前的俄羅斯: 全彩攝影 – 沙皇的子民

【來去看看~】1907 – 1915 革命前的俄羅斯: 全彩攝影 – 沙皇的子民

1911年,布哈拉埃米爾國的艾米爾(The Emir of Bukhara)穆罕默德·阿里木(Alim Khan)(1880-1944)即位後沒多久,莊嚴地擺姿勢拍照留影。雖然從1800年代中期以來,布哈拉埃米爾國已經是蘇俄帝國體系內諸侯的一員,但阿里木埃米爾仍舊是中亞回教自治城邦的統領者,以全然君王的姿態管理自治區內的各種事務。1920年蘇維埃政權建立後,埃米爾逃到阿富汗,1944年過世。

謝爾蓋伊·普羅庫丁-古斯基 (Sergey Prokudin-Gorsky) (1863–1944)因為幫托爾斯泰 (Leo Tolstoy)拍攝的一張彩色攝影作品聞名蘇維埃,因此,在1909年受到沙皇尼可拉斯二世的青睞。

他與沙皇及其家人的會晤成為他生命的轉捩點。沙皇提供金錢與賦予權力,讓普羅庫丁-古斯基可以實現他後來口中所謂的畢生事業。

之後的十年間,普羅庫丁-古斯基特意利用一節火車車廂,將它改裝成暗室,用10,000張以上的全彩照片紀錄他所經歷的俄羅斯帝國。


1911年

撒馬爾罕市場(Samarkand market)內賣各式布織品的商人,包括絲、棉與毛,以及傳統地毯。攤位上方表框掛著可蘭經的一頁。


1907-1915年間

普羅庫丁-古斯基捕捉烏茲別克(Uzbek)婦女的身影。婦女身穿傳統服飾、珠寶與頭飾,站在蒙古包入口前方飾紋豐富的地毯上。蒙古包是中亞地區遊牧民族常用的移動式帳篷,是主要的居住空間。1800年代中葉,俄羅斯政府征服突厥斯坦(Turkestan)後,對遊牧民族施加壓力,規定他們必須居住在固定村落與城鎮內。


1911年

穿著傳統中亞服飾的商人,坐在他位在今日烏茲別克斯坦(Uzbekistan)的撒馬爾罕市場內小攤,販賣當地生產的瓜類


1909年

Pinkhus Karlinskii是切爾尼戈夫(Chernigov)防洪閘門的主管。拍照位置是在歐陸俄羅斯(European Russia)北邊馬林斯基運河(Mariinskii Canal)的渡輪碼頭。在他觀光運河的攝影集裡,普羅庫丁-古斯基特意註明Karlinskii當時已經84歲,並已經執行這個職務66年了。

普羅庫丁-古斯基的彩色處理過程需要三道分開的黑白曝光手續,每一次透過不同濾鏡,例如紅色、綠色或藍色。當這三次的濾鏡曝光結果混合在一起時,其成果就是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全彩光譜照片。

1918年共產主義革命之後,普羅庫丁-古斯基離開俄羅斯,最終回到巴黎與家人團聚。在他離開時,超過一半以上的攝影底片被俄羅斯官方扣留。


1910年

擔任鐵路指揮的巴什基爾人。拍攝地點是烏斯季-卡塔夫小鎮(Ust-Katav),位在歐陸俄羅斯烏拉爾山(Ural Mountains),烏法(Ufa)與車里雅賓斯克(Chelyabinsk)兩鎮之間的尤留贊河(Yuryuzan River)邊。


大約1907-1915年間

穿著傳統服飾與頭飾的土庫曼人與他的駱駝。駱駝身上駝著看似穀類或棉花的物品。中亞地區進入鐵路時期前,駱駝商隊仍舊是運輸食物、未加工材料與加工商品的最普遍方法。

1948年美國國會圖書館從普羅庫丁-古斯基的後代手中購買剩下的攝影作品。在世紀交換時,國會圖書館展出一系列古俄羅斯帝國的攝影圖像。之後,將圖書館收藏所有普羅庫丁-古斯基的攝影作品轉換成電子檔,在網站上提供免費下載。這一系列的影像是選自普羅庫丁-古斯基在革命發生前的俄羅斯帝國時期所拍攝的不同種族特寫。


大約1907-1915年間

一個中國領班站在老茶樹與新種茶樹之間。拍攝位置是在黑海沿岸,巴統市(Batumi)北側查克瓦(Chakva)小鎮內的茶園與茶廠。


1911年

這張照片是在撒馬爾罕附近拍攝,一位老年人,應該是塔吉克人,手上提著剛剛捕捉到的鳥。撒馬爾罕及其附近地區是著名的少數民族聚集區,包括烏茲別克族、塔吉克族(Tajiks)、波斯人(Persians)、阿拉伯人,以及許許多多其它近年來到俄羅斯的族群。


大約1907-1915年間

突厥語Dagestan的意思是「山的土地」,容納多個族群人口,包括阿瓦爾人(Avars)、列茲金人(Lezgi)、諾蓋人(Noghay)、庫慕克人(Kumuck)與塔巴薩蘭人(Tabasarans)。照片中的男子是伊斯蘭教遜尼派(Sunni),族群未知,穿著傳統服飾與頭飾,手持一把短刀。


大約1907-1915年間

穿著傳統服飾的夫妻。拍攝位置是在高加索山脈北坡的古尼布(Gunib)山區,亦即現今俄羅斯聯邦(Russian Federation)的達吉斯坦共和國(Dagestan Republic)。


1909年

俄羅斯鄉村的年輕婦女邀請來到izba的客人品嚐莓果。Izba是傳統木造小屋的一種。拍攝地點位在舍克斯納河(Sheksna River)流域,靠近基里爾洛夫市(Kirillov)的鄉下地區。


1910年

P. Kalganov和他的兒子、孫女。拍照地點是在俄羅斯烏拉爾山脈地區的工業小鎮兹拉托烏斯特(Zlatoust)。兒子與孫女都在兹拉托烏斯特武器工廠工作,該工廠從1800年代開始,就是俄羅斯軍隊的主要軍備供應商。


1915年

普羅庫丁-古斯基(右前)與其他人在摩爾曼斯克鐵道(Murmansk Railroad)上乘坐手搖車,地點在彼得羅扎沃茨克(Petrozavodsk)附近的奥涅加湖(Lake Onega)沿岸。自從1850年代,俄羅斯鐵道開始建造以來,鐵道設計的寬度(5英呎3.5英吋)就比歐洲標準寬度來得寬。


大約1907-1915年間

Zindan裡的犯人注視著外頭。Zindan是中亞傳統監獄,基本上是泥土地上的半地下室空間,上頭覆蓋低矮結構物。手持俄羅斯來福槍與刺刀的獄卒,身穿俄羅斯式樣的製服與靴子。


1911年

撒馬爾罕是歐洲到中國絲路上的古代商業、智慧與宗教中心。自古以來,即發展出非常多樣的人口組成,包括塔吉克族、波斯人、烏茲別克族、阿拉伯人、猶太人與俄羅斯人。撒馬爾罕,以及整個西突厥斯坦(West Turkestan),都在19世紀中葉與俄羅斯帝國併為一體,但維持其少數民族的多樣性。照片中的猶太男孩穿著傳統服飾,圍繞著老師學習。


1911年

許多中亞人過著遊牧生活,當食物、水資源與居住狀況改變時,隨季節變化從一個地點移到另一地點。照片中的哈薩克族一家人,穿著傳統服飾,跨越Golodnaia(或稱匈牙利),來到現今烏茲別克斯坦與哈薩克斯坦。


大約1907-1915年間

移居到波斯北側邊境Mugan Steppe地區的俄羅斯少數民族,他們在那裡建立Grafovka小村落。俄羅斯政府非常鼓勵俄羅斯人移居到帝國的非歐陸地區,尤其是邊境地區。這說明了遠東與高加索地區西伯利亞俄羅斯移民的現象。


大約 1907-1915年間

正在採收茶葉的工人,排列在黑海東岸查克瓦附近的茶園山坡。普羅庫丁-古斯基認為他們是希臘工人。這個地區的俄羅斯帝國,亦即今日的烏克蘭、摩爾多瓦與格魯吉亞地帶,有為數甚多的希臘少數民族。


1910年

修道士種植馬鈴薯。拍攝位置是在伏爾加河(Volga River)上遊地區,謝利格爾湖(Lake Seliger)上的客西馬尼埃爾米塔日(Gethsemane Hermitage),這片土地是砍伐濃密針葉林所得到的新生種地。


1912年

工人與主管正準備澆灌水泥地基,建造橫跨莫斯科東南奧卡河的水壩。拍攝地點位在Dedinovo小鎮附近。


大約1907-1915年間

博爾若米(Borzhomi)是位在高加索山脈內的小鎮,今日的格魯吉亞共和國。該鎮以礦泉水源著名,是19世紀末的水療中心。照片中是在凱瑟琳溫泉(Ekaterinin (“Catherine’s”) Spring)暫時停留的旅客。


大約1907-1915年間

博爾若米(Borzhomi)是位在高加索山脈內的小鎮,今日的格魯吉亞共和國。該鎮以礦泉水源著名,是19世紀末的水療中心。照片中是在凱瑟琳溫泉(Ekaterinin (“Catherine’s”) Spring)暫時停留的旅客。


1909年

1909年,秋天景象。農夫短暫休息,擺姿勢拍照。雖然沒有註明拍攝地點,但大概是位在歐陸俄羅斯中部地區附近,靠近切列波韋茨鎮(Cherepovets)。


1910年

烏拉爾山地區以豐富的鐵礦與石礦藏量聞名。照片拍攝地點在葉卡捷琳堡市(Ekaterinburg)郊區巴卡力山丘(Bakaly hills),它是小型採礦家庭的聚居地。


1909年

孩童們坐在教堂、鐘樓邊的坡地上。拍攝位置在歐陸俄羅斯北側的懷特湖(White Lake)附近。

照片來源: 謝爾蓋伊•普羅庫丁-古斯基 (Sergey Prokudin-Gorsky)/ 美國國家圖書館(Library of Congress)

策劃: 阿曼達•尤倫 (Amanda Uren)

文字: 里斯•溫德 (Chris Wild)

克里斯•溫德是「時光旅行:老照片帶你鑑古知今!(Retronaut: The Photographic Time Machine)」一書的作者,由國家地理雜誌社出版。

文章來原:  MASHABLE

翻譯: SHUYI WANG


  • 本篇文章部分所分享之圖片、影片、文章或資料內容是引用自網路或轉寄分享。其著作權皆屬原作者所有,且儘量能註明出處與原作者,惟有時轉寄多次,可能原作已不復查證,故未及時註明,尚請原諒。如未予註明作者,或原著作者與分享者不同意轉貼,請立即告知,將立刻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