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看看~】安蒂·鲁瓦格的泡泡宫(Palais Bulles)

「不論是經濟因素或技術不足,人類一直將自己圍囿在充滿死角的立方體內,不止阻礙動作,而且破壞和諧感。」~~ 安蒂·鲁瓦格(Antti Lovag)

【來去看看~】安蒂·鲁瓦格的泡泡宫(Palais Bulles)

對匈牙利知名建築師安蒂·鲁瓦格(Antti Lovag)而言,建築是戲劇的一種形式,自發、歡樂,且充滿驚奇;他常常不認定自己是個建築師,多數時候,以行為學設計師(Habitology)自居。登門邀請鲁瓦格設計建築的業主都是衝著他的風格而來,當然也清楚他的建築哲學 -「不知道最後會是怎樣的成果,不知道甚麼時候完工,同時也不知道預算是多少。」他的設計作品不多,設計構想是來自基地的條件與特質,設計概念則是從逐步討論的過程中產生,因此,由內向外、有機成長的結構與造型,幾乎沒有所謂設計圖。這樣的建築風格與個人魅力,可以從鲁瓦格的設計作品 – 泡泡宫(le Palais Bulles)一窺究竟。

在鲁瓦格的作品中,最經典,亦最著名的是皮爾·卡登(Pierre Cardin)位在法國坎城附近濱海泰烏爾(Théoule-sur-Mer)的住宅 – 泡泡宫。循著山路而上,不遠處的地中海忽隱忽現。但座落在一片岩石堆裡的泡泡宮,因為球狀複合體與地形幾乎融為一體,在峭壁上,低調地隱藏在矮牆另一側,極具私密性。

泡泡宮在見造之初並沒有實際業主,直到建造快完成的最後幾年,流行服裝設計師皮爾·卡登看上泡泡宮圓形的設計概念,決定買下泡泡宮。整體空間有些瘋狂,但卻是充滿驚奇,與卡登前衛的設計風格相當對味。1989年整個複合體終於完工,前後共花了14年的時間。卡登搬進泡泡宮時,立刻喜歡上這座「如同泡泡的家」,讓他深切地感受到生命的供養與支持。雖然建造之初是做為住宅使用,但由於它的尺度與造型特殊性,後來多提供影展辦趴、大型慶祝活動或時裝秀拍攝地點。在泡泡宮,可以眺望腳下的地中海,以及遠方模糊的尼斯海灣與坎城海灣。對建築師而言,雖然如何讓居住者舒適地住在這些大泡泡內,才是建造初衷,但那個地點可以賽過這樣的地理區位與美景?

鲁瓦格的建築設計是長時間實驗實踐的結果。從充滿烏托邦幻想的基礎出發,經過邏輯思考與身體體驗後,呈現一棟棟沒有角落的後結構主義建築。鲁瓦格認為雙手與雙腳所圍劃的空間是個圓,直線違反自然法則,球體才是空間設計的最佳基本型。這個概念雖然與達文西的維特魯威人(Vitruvian Man)以比利為出發點的理論基礎不同,但透過達文西維特魯威人的圖像比擬,說明了鲁瓦格不喜歡角度與邊緣的原因。在他眼裡,非直線設計的弧與圓元素運用是將人帶回自然的方式之一,讓人類重新認識自己與自然的關係。

鲁瓦格的經典作品 – 泡泡宮,是由28個大大小的球體堆疊、銜接而成。每個泡泡都充滿了驚奇與創意,與工業革命後建築設計主流中的矩形盒子堆疊系統與量化生產,完全背道而馳。面積1,200平方公尺(12,916 平方英呎)的生活空間包括了500個座位的小型表演廣場、接待室、地中海全景沙龍酒吧,以及十個房間。戶外庭園與大小水池就佔了基地面積8,500平方公尺以上(2.1英畝)。

球體造型的最大難度在於它不同於傳統建築的材料使用、所需機械器具與建造方法。但球體只有一種空間度量,亦即是半徑,最輕盈、最堅固,且最節省材料的原型。許多時候,鲁瓦格必須與卡登同在現場,決定造型與圓球在岩塊上匍匐的方向,球體與球體交接的方式。由於卡登堅持不使用傳統的鋼鐵與木材,泡泡宮的主要材料是塑膠、氣泡牆與樹指,加上輕質感的網眼與枝條。接近土地顏色的建築複合體,瀑灑在岩石上,就像集結一起的貝殼、又像章魚的身體,試圖在滾動中找到最佳的位置、功能與組合。

鲁瓦格畢生的作品並不多,但卻是法國文化界的代表人物,在60、70年代許多建築學生來到南法放棄課堂上所學,跟隨鲁瓦格從自然中體驗與實踐,重新學習建築。由於他的實作都是發生在自然地區,無法取得建築執造,因此,在90年代法國文化部不顧一切介入,將他從60年代就持續進行的建築實驗列為文化地標,免去被拆除的命運。即使泡泡宮是相當現代的作品,但在1999年,法國文化部仍舊決定將它列為歷史建築,可見鲁瓦格作品的經典與不朽。


  • 本篇文章部分所分享之圖片、影片、文章或資料內容是引用自網路或轉寄分享。其著作權皆屬原作者所有,且儘量能註明出處與原作者,惟有時轉寄多次,可能原作已不復查證,故未及時註明,尚請原諒。如未予註明作者,或原著作者與分享者不同意轉貼,請立即告知,將立刻處理。